牡丹国际娱乐场 - 人生咸淡两由之——弘一大师的故事(下)

时间:2020-01-11 17:55:52 阅读量:2930

牡丹国际娱乐场 - 人生咸淡两由之——弘一大师的故事(下)

牡丹国际娱乐场,人生咸淡两由之

1925 年初秋,弘一法师在宁波七塔寺清修。一天,他的老友夏丏尊前来拜访。时值正午,弘一法师正在吃午饭,便问夏丏尊要不要一同吃。夏丏尊说:“吃不下,我看着你吃吧!”

弘一法师不再深劝,自顾自地继续悠然地享受自己的那份简朴的午餐:一碗白米饭和一碟咸萝卜干。看着这样简陋的生活环境,想着才子出家前锦衣玉食的生活,夏丏尊心酸不已,便轻声问了句:“法师,这么咸的萝卜干,吃得下吗?”弘一法师听了,竹箸微顿了一下,随即轻声答道:“咸有咸的味道。”

吃完饭后,弘一法师倒了一杯白开水,慢慢地喝着,样子很知足。夏丏尊坐在一旁,回想起法师出家前,饭后必定会有香茗一盏,芬芳而清香。如此鲜明的对比,夏丏尊心中不免又生出几许酸楚,便轻轻地问:“这么淡,也没放茶,喝得下吗?”弘一法师一笑说:“淡有淡的味道。”

磨镜之喻

弘一法师常对弟子打这个比喻:你见过磨镜老人吗?他坐在门口,手里拿着一面铜镜在石头上磨。铜镜昏暗,铜锈如血。他日复一日地磨,手都磨出泡了,铜镜依然昏暗。但他不管,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直磨下去。直到有一天,铜锈尽开,他住了手,取净水一冲,明晃晃的清光就亮出来,镜子磨好了。我们修行也是这样,不管心底多昏暗,磨下去,磨下去,自然有亮光。

居士问法

弘一法师去绍兴时,蔡冠洛居士问他:“法师,世尊在没成佛前,因为伤害了一只鹰,竟然受尽苦报。但为什么又说,念阿弥陀佛的名号,就会带业往生呢?这里问题是——理可通,事却说不通,请您开示。”

可没有想到弘一法师听到后,没有说一句话,只是微微一笑。

蔡居士和弘一法师默默地坐了半个钟点,若有所悟,又若有所失地回去了。

当弘一法师离开绍兴的时候,给他留下一幅用篆字写的“南无阿弥陀佛”横披,这幅横披的背后,全是蝇头小楷,其中有灵峰藕益大师的法语,算是解答蔡居士的疑惑。抄录如下:

“佛为初入门的人,首先深谈理论,企图以理融事,不滞于事。若为深位的菩萨,必广说事相,欲求以事摄事,不滞于理。不滞于事相,则一事通达一切理,事理无碍;不滞于理,则一事通达一切事,事事无碍。”

佛讲法皆为应机,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学什么法,不可一概而论,因此也不可死执佛所讲之法。比如不可拿《金刚经》“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可见如来”来反对《阿弥陀经》所描述的境界,也不可拿《楞严经》的“本非因缘,非自然性”来反对“诸法因缘生,诸法因缘灭;我佛大沙门,常做如是说”。以辩证而圆融的心态去修行,才可达到理事无碍、事事无碍的境界。

二一老人

弘一法师给自己起了个别号,叫“二一老人”,对此弘一法师解释说,记得前人有诗云:“一事无成人渐老”,还有一句是吴梅村临终的绝命词“一钱不值何消说。”这两句词的开头都是“一”,所以我用来做自己的别号——“二一老人”。

山野生活

一年冬天,青年法师慧田正在福建南安水云洞外的麦田上和工人冬耕,得知弘一法师移住到山对面的灵应寺,不由地喜出望外,丢下农活,翻过山岭去拜访他心目中的大师。

慧田法师到了以后,听说弘一法师不见客,也不敢问人求见法师,不知谁却告诉弘一法师说慧田特地赶来相见,弘一法师听了立即请他进去。〖有太多的达官贵人、各界名流以见大师为一乐事,而大师不愿虚景应酬。但一个法师想见大师,那谈的肯定都是道,大师当然乐满其愿〗

见了面,弘一法师问起慧田法师的住处,慧田法师告诉他就在附近的一个山上尝试自食其力的躬耕,同时心里想着请弘一法师去住,但又觉得自己住的太简陋,不由地换口气说请法师去玩玩,弘一法师很高兴地答应了。

慧田法师心里过意不去,弘一法师却说:“我们出家人,用的东西都是十方施主的,什么东西都要节俭、爱惜;住的地方只要有空气,干净就好,像这样的房子我们是住的惯的。”

到了水云洞以后,慧田法师才知道弘一法师日常生活是严格按照“戒律”进行的,他每天的时间,都有一定的分配,到某个时间做什么事都安排好,绝不逾越。一天,慧田忘了给法师烧开水的时间,当他觉察时已经过了一个钟头时间,弘一法师一点也不怪慧田,却一定要喝冷水的。〖不责怪他人的过错,但仍坚持自己的戒律原则〗

还有一次,弘一法师散步回来,慧田法师正在煮菜,丢了几个坏的小萝卜在房子外面。弘一法师捡到了这些萝卜,当是捡了什么好东西似的,欢喜地说到:“生萝卜吃下是最补气的。”

慧田法师听了非常着急地告诉他:“田里还有很好的,我可以拿几个给你吃。”弘一法师却已经给小萝卜放了些盐,甜蜜地吃起来。慧田法师心里很难过,从此再也不敢乱丢食物了。〖其身正,不令而行〗

勿忘念佛

广洽法师听说弘一法师病重,便去探视。没想到弘一法师还是整天不停地焚香,写字,拜佛,换佛前净水……

广洽法师说:“法师该休息了,等病好了,再活动。现在,您的病好些了吗?”

“唉!你问我这些是没有用的,你该问我念佛没有?病中有没有忘了念佛?这是念佛人最重要的一着,其他都是空谈。在病中忘了佛号,在何时何地不会忘却佛号呢?生死之事,蝉翼之隔,南山律师告诉人们病中勿忘念佛,这并非怕死,死,芥末事儿。可是,了生死,却是大事啊... ...”

临终嘱托

1942年10月,弘一法师身体有感发热,随后开始减少食量,进而断食,并拒绝医疗探问,一心念佛。

法师告诉随侍在侧的妙莲法师:“你在为我助念时,看到我眼里流泪,这不是留恋人间,或者挂念亲人,而是在回忆我一生的憾事。”

接着,弘一法师又用一种平静的口吻说:“当我呼吸停止时,要待热度散尽,再送去火化,身上就穿这破旧的短衣,因为我福气不够。身体停龛时,要用四只小碗填龛四脚,再盛满水,以免蚂蚁爬上来,这样也可在焚化时免得损伤蚂蚁。”对于这些嘱咐,妙莲强忍着热泪一一答应。

10月10日下午,弘一法师颤抖着双唇说:“妙莲,研些墨,我想写几个字... ...”

妙莲把墨备妥,轻轻地将法师扶下床。法师用尽力气,庄严地写下四个大字“悲欣交集。”这是法师最后的遗墨。写完这些字后,弘一法师不再做别的事情,只管念佛。

10月13日7时45分,弘一法师呼吸急促,晚上8时正,大师平静安详地卧在泉州温陵养老院的床板上往生西方。那一刻,他满脸慈祥,眼角沁出晶莹的泪花。

上一篇: 滇池草海船舶恢复夜航工作正式启动

下一篇: 张店区检察院:信访工作讲“三度”

Copyright (c) 2013-2015 lefinbec.combbin线上娱乐版权所有